那场世纪高考大案让600万年轻人的命运从此改变

  2003年6月5日,四川省南充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森富,来到南部县检查工作。

  杨森富是巡考领导小组负责人,高考前,他的一个主要职责就是去南充市下辖的各个县,检查高考前的准备工作。

  中午1点30分,杨副局长来到了南部县招生办公室专用保密室门前,保密室是一个严加看管的地方,因为那里放着高考的试卷。

  保密室门上有封条,此时完好无损。有人说,就不必进去看了吧,但杨副局长还是有点不放心,他对工作人员说:把封条撕开,我进去看一看。

  打开保密室的一瞬间,所有在场的人都惊呆了,显然有人进来过,而且拿走了东西。

  很快一清点,总共六份高考试卷被盗走了,分别是高考语文卷、英语卷、文科数学卷、理科数学卷、文科综合卷、理科综合卷。

  这件事非同小可,因为它直接影响到两天后,即将走上考场的600万考生的命运。

  从1978年恢复高考以后,一直到2002年,都是在7月举行高考。但长时间一来,考生都觉得7月考试太热,而且那时候南方常常有洪涝灾害,非常影响高考的正常进行。

  于是,高层拍板决定,从2003年开始,全国高考都在6月举行。可没想到,2003年又碰到了SARS。

  当时,要不要按期举行高考是个大问题,最后高层决策,在采取必要的措施后,照样在6月的7、8、9日三天开考。

  经过现场勘查初步分析,犯罪嫌疑人作案时是用搭梯子的方式,从保密室北侧窗户进入保密室后,用改锥等工具撬开铁皮柜盗窃作案,作案时间大约为6月5日凌晨1时至5时。

  案件披露后,当时的四川省公安厅厅长叫吕卓,他后来回忆,得知案情的那天,是他从警30年、当省公安厅厅长9年以来压力最大的一天。

  高层指示,迅即破案,确保高考顺利进行。从公安部到教育部,各级官员迅速来到南部县,现场督导破案。

  经过案情分析,警方的结论是,犯罪嫌疑人年龄为18到28岁,身高在170cm至176cm之间,体态偏瘦。他应该与高考有密切关系或者直接关系,而不是出于破坏目的或经济目的。

  要知道,那时候已经是互联网普及的年代,如果被盗考题传到网上,势必影响全国考生的考试心态。进而造成一个舆论事件,那可就麻烦了。

  经过综合研判,高考依然如期举行,只不过,把之前决定使用的A卷废掉,换成了B卷。

  专案组则继续追查犯罪嫌疑人。直到高考结束后十多天,犯罪嫌疑人终于落网了。

  杨博是南部中学高三年级文科班的学生,他对于即将来到的高考非常在意,那是改变他人生命运的关键一战。

  2003年4月下旬,在南充市组织的一次模拟考生中,杨博发挥失常,成绩很不理想。这直接打击了他对自己的信心,觉得高考肯定完了。

  高考试卷可不是那么好窃取的。作为全国最重要的考试,从老师出题、试卷印刷、储存等等,每个环节都要严加管控。

  就在前一年,广东东莞发生了一起试题泄密事件。承印试卷的一家印务公司总经理在封闭印刷试卷期间,记录下许多科目的高考试题。然后他把这些内容口述给一名考生的父亲,随后试题被大范围扩散。

  同一年,武汉市两位美术教师买通了一家承印试卷的校办工厂工人,让他潜入试题存放仓库,用相机从5个不同角度翻拍了试题内容,试题最后扩散到至少300名考生手中。

  另一起泄密案也是发生在印刷环节。那是在沈阳一家监狱中,当时承印试卷的是一家监狱印刷厂,有一个车间工人突破严密的防线,通过下水道将试卷盗出。

  在印刷环节出了几次疏漏之后,国家对试卷的保管也越来越重视,但还是有疏漏。

  2003年南部县高考的试卷,放在位于南隆镇蜀北大道中段48号的南部县招生办。

  5月上旬,已经决定偷试卷的杨博,专门去了招生办的办公楼一趟,确认了保密室的位置。

  过了一个月,6月4日下午,他再次来到县招生办,发现保密室的门上已贴有封条,他推断,高考试卷已存放此处。

  两次踩点,像杨博这样的外来人员竟然没人盘问和阻拦,证明在保管试卷过程中确实不够严密。

  2003年6月5日凌晨0时30分左右,杨博开始实施行动。他携带着钳子、铅笔刀等工具来到县招生办大院。

  那时候,这个大院里面既有办公楼又有住宅,按规定,每晚11时,大院的两处大门均要关闭,但此时已是5日凌晨,住宅楼大铁门上的小门却还开着。

  门卫也睡着了,办公大楼一楼办公室的灯还亮着。杨博从尚未锁上的小门进入大院,切断报警装置电源,又搭梯子爬上保密室北侧窗户的窗台上,用工具将玻璃窗外侧的铁栅栏撬压变形后,进入了保密室内。

  进去之后,他轻松地将保密室的铁皮柜撬开,拿走了文科的数学、语文、英语、综合和理科的数学、综合,总共六份试卷。

  杨博是文科,本来光偷文科试卷就够了。但他当时想的很多,他特意盗走了理科试卷,是想送给一位要好的同学做人情。

  拿到卷子后,杨博无声地关好窗户,拉了拉铁栅栏,顺着墙上事先搭好的梯子滑下来,迅速逃离了现场。

  当时,值班室里有人值班,但是因为是半夜,他们都睡着了,完全没听到杨博盗窃的声音。

  凌晨5点,杨博回到县城的出租房里,倒头就睡。第二天,他照常去学校。在学校里,他听到老师的议论,知道县里已经传开了试卷被盗的事情。

  杨博也不傻,知道如果发现试卷被盗,会启动第二套试卷。他就赶紧回出租房里,匆匆看了语文作文题目和几道数学题,就把它们全部烧毁,冲进了卫生间的马桶里。

  6月7日,南部县的考生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,正常参加高考,这其中也包括杨博。

  但警方的搜查却一刻也没停。他们已经判断嫌犯跟高考密切相关,所以就对相关人员开始排查。

  那一年,高考填报志愿是在高考完成后、分数出来前进行,考生要根据自己的考试估分,然后填报跟自己预期成绩差不多的学校。

  他们对外的说法是,要建立高考学生基础数据库,所以要让大家如实填写自己的信息,尤为重要的是,他们要提取身高在170cm至176cm之间、穿44码鞋的学生的指纹。

  因为在案发现场,警方已经确认只有一个人作案,并且提取到了杨博完整的指纹,只要对比得上就能抓到他。

  6月12日,杨博如期去学校录指纹。他知道事情不妙,特意购买了502强力胶水,并且将其涂在手指上,以为这样可以糊弄过去。

  拿到杨博的指纹后,警方马上进行比对。6月19日晚11时30分,专家最终通过指纹鉴定,确定当晚偷试卷的,就是杨博。

  警方通过摸排,排除了杨博在县城出租房以及亲戚家落脚的可能,6月20日凌晨2点多钟,他们在杨博农村老家的房子里,将他抓获。

  与此同时,办案人员又在他的农村老家找到作案使用的钳子,并在其出租房卫生间内捞出试卷灰烬,通过技术分析,确认就是被盗的试卷。

  6月24日,高考成绩公布,杨博以515分的成绩上了本科录取线,其填报的志愿包括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、解放军军事经济学院、西南交通大学。

  因为试卷A被盗,紧急启动了B卷,导致全国除了北京、上海两个自主命题的地方外,其他省份的考生全遭了秧。

  这背后的原因是,高考出题过程中,出题老师主要精力都用于试卷A,因为一般情况下,试卷A的使用概率是极大的,所以试卷B的出题,设计就没那么周全。

  那年试卷B最大的一个特点是,数学太难。一位差点通过奥数被报送的考生说:这是仅次于奥数难度的试卷。

  当年无数考生考完数学出来,崩溃大哭,不想接着考试的大有人在。当时考生考完后的对话是这样的:

  “最后一道大题做出来了吗?”“没有。”“倒数第二道呢?”“没有。”“倒数第三道呢?”“没有。”“倒数第四道也没有?”“我也是。”

  查分的时候,蒙在被子里打电话,记得手都在抖。查完分,在黑暗中哭了半小时才有勇气钻出被子。

  一位知乎网友平时数学就是100分,高考后发现考了89,感觉有点不理想,但还在接受范围内。但跟其他那些成绩好的比,竟然比他们高:

  班主任惊掉了下巴,竟然杀掉一大批人,平时考140多的数学大牛直锤桌子,妈的竟然还没你孙子分高。

  他高三成绩一般,都跌到了全班将近40名,结果高考竟然名列第四,顺利上了大学。

  那一年除了北京上海的考生,全国有将近600万考生都经历了这些。没有经历过的人可能会轻描淡写地说,难度增加大家都一样的难。

  在后一年的高考中,为了防止类似的泄题再次发生,开始推行分省命题。先从人口最多或文化和教育水平比较高的省份开始,当年多达11个省份都是自主命题。

  对试卷的存放也越发严格,各个地方都用了科技手段,确保类似的盗窃案不再发生。英语万能作文范文

  2006年高考时,北京市海淀区保存试卷时装了一套监控系统,大楼的四周到试卷库门口的每个角落都在监控范围内,连门口的车辆牌号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值班区的核心则是监控室,6个监控器24小时不间断滚动播放着安装16个摄像头所摄的画面,监控室还安装有与110联网的室内报警装置,监控室的值班工作由警察担任。

  试卷存放区是墙柜一体保密柜——柜子全部嵌入墙体内,设置了双层防火防盗门,且设置了不同的密码。

  试卷存放区房间内外侧窗户均被密封堵死,室内设有红外密警装置及摄像头等,进入存放区前若错误输入密码,红外报警器会立即鸣响。

  不光是北京,现如今高考试卷押运到全国各个县市区教育考试中心保密室后,通常安排武警和值班人员24小时值守,实行全程监控录像,并实行6小时回放制。

  2003年8月26日,南部县人民法院判处杨博有期徒刑7年。庭审中,杨博对所犯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  入狱后,杨博的表现一贯不错。他一边服刑,一边用亲身经历,跑去几所中学里现身说法,告诫自己的学弟学妹,不要再重蹈他的覆辙。

  时隔17年,今年中国经历了比当年的非典更严重的新冠肺炎,这次让全国一千万考生被迫推迟到7月考试。

  人生兜兜转转,谁也说不清到底会被哪种力量左右,很可能一个事件,一个人,就导致了另一些人整个人生命运的变化。

  许多当年的考生,也早已看淡了那次高考带来的影响。一次高考虽然能决定很多,但后续的生活,还得看每个人自己的选择。

  至于杨博,2008年9月12日,他因在服期间表现积极,提前获得假释。出狱后,他决心找份工作,以减轻家庭经济压力。

  他还有大学梦,在狱中他就自学过英语和法律,不过,他已经不能参加正式的高考了,他决心边工作边自考。